行業資訊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正文
設計師的社會角色 日期:2013-10-30 20:34:54

劉元風:朝戈教授(詳見本站文章【24小時設計論壇精選】《設計三省——朝戈:自發與純凈的想象力》,編者注)用了非常詩性的語言,對當代的藝術的想象力進行了非常深入的探討。藝術家是不是用藝術去感召社會和生...

 

劉元風:朝戈教授(詳見本站文章【24小時設計論壇精選】《設計三省——朝戈:自發與純凈的想象力》,編者注)用了非常詩性的語言,對當代的藝術的想象力進行了非常深入的探討。藝術家是不是用藝術去感召社會和生活的理性,這點也正是藝術家以及他的藝術的可貴之處。我們再一次感謝朝戈先生精彩的演講。

接下來我們有請清華大學美術學院教授、《裝飾》雜志主編方曉風先生演講,有請!

 

方曉風:我今天的題目是“設計師的社會角色”。

次接到邀請的時候,我看到題目是“設計三省”,覺得這個題目非常好。因為現在對于設計界來講,非常缺少這種反思類型的題目。最近這十幾年,應該是中國設計最狂熱的階段。

這個題目,我也受另外一位設計師的啟發。庫阿斯有一次到我們學院來講做講座,放了兩張照片,一張照片是這個五十年代、六十年代建筑師,在工地上的形象。那個建筑師戴個安全帽,手里拿著一卷圖紙在工地上。他的意思是,那個時代的建筑師更像工程師。基本上設計師要解決問題,是干活的,退居幕后的。他又放了一張現代建筑師的照片,有可能就是他自己。在一堆媒體的閃光燈后面的,現在的建筑師,都衣著光鮮,出現在非常好的廳堂里面,接受媒體的關注。他的意思就是,設計師的身份和社會角色,隨著年代的變遷,其實在變。

受這個啟發,我就一直關注這個設計師的形象。改革開放初期,深圳做過一次社會調研,美譽度最高的社會職業是什么?設計師排在前三位。我不知道現在再去做這么一個社會調查的話,設計師的美譽度到底能夠排在第幾位?我個人感覺,不是那么樂觀。所以對設計師身份的一個反思,某種程度上,也就是對設計本身的一個反思。

封面我弄了兩張照片,這一張非常巧,是我今年過春節的時候,在上海美術館看的一個展覽,奧賽爾長畫的一幅。這個畫家本身是一個建筑師。他其實很少畫畫,這是他比較少的作品里面的一張。這個畫中的形象,其實就是建筑師本人。我們可以看到,在一個十九世紀的背景下面,那時候的建筑師完全是個紳士,他戴著禮帽,穿著禮服,拿著拐杖。那時候的建筑師,是社會的英雄。

我記得我在上本科學建筑學的時候,也受這種情緒的感染。認為建筑師是社會上所有職業里面最接近上帝的那一種職業。因為建筑師創造人工環境,實際我們上無時無刻不生活在一個人造環境之中。所以,建筑師極大地影響了人們的生活,所以對建筑師有一種崇拜的情緒。另外有一句很有名的話,“建筑是建筑師的紀念碑”。但我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建筑師有這個膽量說,有的建筑蓋完了,可能建筑師都不好意思跟人說。上海黃浦江邊上一棟會議中心,就是沒有人認領的建筑。

這個是我的一個學生畫的一張漫畫,反映了當下建筑師的這么一個情況。這張圖是我前年去參加米蘭設計周的時候,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的一個展位,這個展位最吸引我的是上面這句口號。“So much nothing to do!”什么意思?就是“太多的無事可干”,我特別受震動。它多少反映了我們當下設計師的一種狀態。現在的設計,某種程度上講,很多人也認為是一種沒事找事。很多過度設計實際上都受到批判,設計師的很多工作變成一種自我炫耀。最近我又看到兩個消息,一個是香港的很好的平面設計師,好像叫李永泉,最近搞了一個活動題目就是叫“設計重要嗎?”他的感受是,得了很多獎,但他自己反思說,得了這些獎根本沒有用,這些獎是我們小圈子內的自娛自樂。社會上沒有人知道我,這些海報也根本沒發生作用。我記得我去年參加這個活動的時候,也有一個平面設計師,劉之智,他講,中國式的海報也是一個特點是從來不張貼的。我們專門設計只供展覽用的海報。

另外,臺灣有一個設計師他也講了一個故事,他為一個咖啡店做了一整套設計,做得很好,客戶很滿意,他自己也很滿意。沒有人說這套東西不好。在這家咖啡店邊上又開了一家咖啡店,那家咖啡店是沒設計的。他覺得那家咖啡店非常難看,很失敗。但是三年之后,他設計VI的這家咖啡店倒閉了。那家很難看的咖啡店活得很好。所以他這個時候也反問自己,設計重要嗎?實際上我覺得這些反思是非常現實的,生動的。決定咖啡店生存、存亡的決定不是VI,當然我們也不否認VI的作用。這些故事都引發我們思考:設計到底重要不重要?

帶著這些問題,我們進入下一個話題。這個實際上也是藝術家的作品。他就是把日常的事物擺完了之后拍照,形成一種特殊的視覺沖擊力。但我覺得這種照片,反映我們的日常生活已經被這種人造物質充斥了。某種程度上,設計讓我們無處可逃。就是你不想要設計都不行,我們的生活已經被設計填充了。現在再超脫的一個人,他都擺脫不了設計。設計已經是一種非常強迫的事情了。

我們再來看,這個例子對我們思考這個問題更有幫助,就是喬布斯。喬布斯不是設計師,但是當他剛去世的時候,紐約時報給他寫的一篇悼念的文章里面就講,“喬布斯是設計師”,他用設計師的稱號來評價喬布斯這一生。這又說明一個什么問題?說明設計師實際上這個稱號是懷著社會期待的,社會對設計師有一個很高的期待。喬布斯的確不是設計師,他不會畫畫,他不會畫草圖。并且他的日常工作是個CEO,典型的商人。既不懂技術,也不懂美術。但是,最后大家認為他是一個設計師。我在喬布斯去世之后,寫過一篇小文章,標題是“設計的喬布斯定義”。這句話就是呼應那篇文章的意思。

喬布斯從某種程度上講,他又可以稱為一個設計師,這個稱呼得到了廣泛的認可。大家承認他是設計師的一個前提條件是什么?我覺得前提條件就是,喬布斯當初把百事可樂的總裁史考利招到蘋果公司來的時候說的那句話“你是準備一輩子賣糖水,還是來跟我一起改變世界?”當時百事公司的市值要比蘋果公司的市值大得多。但是喬布斯跟他講了一句話,你賣糖水,你可以掙很多的錢。但是,賣糖水掙的錢,不能給你帶來改變世界的榮耀。所以我覺得設計師這個稱號,在某種程度上帶有榮耀的光環。很多社會對設計師的期待,就是說我們怎樣去改變這個世界。所以大家授予喬布斯設計師的稱號,我覺得是出于這個出發點。很多人都承認,喬布斯改變了世界。當然這個故事很長,有傳記,大家可以更好地了解他的生活。

同樣,我們學院有一個美國的教授,他其實也談到了喬布斯的問題。但是他更多的是談蘋果的設計思維、工作方式。Design thinking,現在Design thinking好像也有本書,還挺暢銷。這一定程度上,揭示了蘋果成功的原因,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案例。他設計的思維,在傳統的設計思維是單向的,Analyze to create,從分析走向創造。我們常規的設計教育里面都強調調查、調研、用戶調研、市場調研,調研完了出結果。我們現在的學生非常有意思,經常他的結果跟調研其實沒關系。調研做得很好很像樣,最后拿出來的東西不是那么回事。這是另外一個話題。喬布斯傳記里說喬布斯從來不做用戶研究,他反對做用戶研究。因為他相信亨利福特講過的一句話,“用戶永遠不會告訴你他需要一輛汽車。”因為當這個世界上還沒有汽車的時候,用戶不會告訴你他需要一輛汽車。福特的原話是:“用戶只會告訴你需要一匹跑得更快的馬。”但是我覺得這個比喻不是特別恰當。用戶只是有一個速度的需求,你怎么實現這個速度的需求?這個路徑不一樣。當然汽車是一種途徑,現在還有一種方式。所以這個時候就引進了另外一條軸,非常重要,就是這根縱軸。Abstract到Real Abstract意思就是抽象。這個抽象的意思就是剛才我們講的對馬的比喻。實際上馬是一個具像的形象,但是對馬的比喻,實際背后是一個對速度的抽象需求,那我們怎樣把對速度的抽象需求變成現實?就是把Abstract變成Real,這才是重要的。

所以這個時候我們再看我們所舉的兩個案例。一個是MP3,這是蘋果的iPod,是高一點的版本。這非常有意思。蘋果公司喬布斯回歸之后,當時決定做iPod的時候,全世界一片罵聲。包括科技評論界,設計界。為什么個一個高科技公司去做一個音樂播放器,去做一個MP3,太不入流了,感覺是殺雞用牛刀。并且大家還懷疑他在“殺雞”市場上,是不是能干掉別的廠商。你做MP3也不一定能做得過別人。并且當Ipod出現,變成現實的時候,其實也還有很多人批評他。批評他什么?沒有USB接口,沒有錄音功能,比一般的MP3還還缺失很多功能。但就是這么一個東西,成功了,市場反映很好。可能在座的很多人也用過這個東西。我不知道大家對這個東西的感受是什么?我個人感覺用這個東西聽音樂,有一種聽音樂的尊嚴,有一種儀式感。

仔細去想很有意思。喬布斯非常聰明,他把它的USB口去掉了,實際上是杜絕了盜版的那條路。iPod背后是iTunes Store,實際上,他不光是自我產品線的一個規劃,另外更重要的一條是他得到了正版音樂廠商的支持,得到了一個很大的社會的同盟。第二是你欣賞音樂的時候,你更需要的是什么?如果我們把iPod跟MP3相比的話,你會發現什么?iPod可以有一個自由的編制播放列表,而用MP3聽的時候,你要么快進到下一首,要么再快進到下一個,這個是不是體驗上的一個差異?另外,它的所有操作就在一個圓盤上解決,極其簡練,審美上達到非常高的水平。所以后來我們再來看這張照片,我自己特別喜歡這兩張圖。這個也是一幫設計師在工作,他就是圈在我是不是增加一條腰線,我是不是抹一個角,我是不是換一種材質,可是你做了半天,它仍然就是這么一個破玩意兒。

而如果你真的從Abstract這個需求出發,實際上它有可能是這么一個東西。所以這個角度講,設計很重要。設計不是不重要,設計不是無事可干,設計非常重要。設計實際提出了一個問題,我們經常要問自己,你真正需要什么。喬布斯的方法更多的不是去調查客戶,而是調查自己。其實我們大多數人不知道自己要什么。這句話聽上去很難聽,但是我想,實際就是這么回事。

剛才也有嘉賓談到,過去是什么?未來是什么?我理解,作為人類來講,我們沒有一個超然的地位,所以總體來講,未來是一團迷霧,歷史同樣不夠清晰。所以我特意選了一張霧氣昭昭的照片。總體來說未來我們面臨兩個世界,一個是欲望的世界、物質的世界;另外一個不可避免的是哲思的世界。我們必須要知道我們在物質的需求之外的是什么。但是我又很喜歡這張照片。在這個迷霧之中,它立起來兩個東西,這兩個東西是人造物。我覺得它意味著我們人類憑借著我們的智慧,我們終究會走出迷霧。這是我喜歡這張照片的原因。

我們的世界,技術不斷地推動,豐富著我們的物質世界,不斷地改變著物質世界的形態。Google Glass,三星公司出的便攜式投影儀,就一包煙大小,完全可以放在口袋里,已經上市。這個是google無人駕駛的汽車,google這個技術已經成熟到美國有些州已經給他發執照了,完全可以買來這輛車上路民用了,已經達到這個程度。這個是蘋果公司這幾年致力于想做的一件事,但還沒有真正的完全成系統,iTV。未來的電視作為一個播放媒體,肯定不會再受電視信號的限制了。所以我大膽地預測一下,可能20年后,甚至10年之后,電視臺這個組織要消亡,因為沒有必要了。其實電視臺之所以存在,就跟我們期刊還存在一樣,是因為有一張牌照,如果一旦牌照開放的話,這種機構都沒有生存的余地,全要完蛋。

技術不光在推動需求,技術也帶來一種新的美,它在提示我們一種新的審美的可能性。這是我們學院去年在中國科技館做的一個展覽,叫藝術與科學展。這是其中兩個比較好的作品。這個作品是一個荷蘭人做的得獎的作品,叫海灘怪獸。他用非常簡單的關節,機械構造,塑料管的構造加上一個風帆,做成了這么一個東西。這個東西會非常靈活地走動。在腳的這個位置加了一個傳感器,一旦碰到水,或者沙灘的濕度足夠大的時候,它會自動往回走。這是一個無機物,但是它呈現出了一種類似生命的特征。但是他用的又是低技術手段,還不是高技術手段。在評委投票的時候非常一致,給了金獎。這個作品很有意思,它提示我們,給作品授予獎項,審美依據不再是形式審美,而是更看重作品背后的智慧。所以審美本身也在變化。我個人認為,審美是分幾個不同層次的。這也是一個作品,這張作品的特殊之處是,大家知道蘋果上面如果貼個字的話,曬一曬,把那張紙撕掉,也會寫一個字上去。它其實就控制這個植物受光的深淺。就是這個道理,但它很有感染力。他提供了一種從技術角度審美的可能性。這兩個案例,一個書桌上的臺燈,它用了一個沙漏的形式。但這個沙漏的形式結合得不錯。它的電能是由沙漏提供的,沙漏里的沙子往下漏,產生的動能轉化成電能,來點亮這個LED的燈。同時它仍然有一個提醒時間的作用。等這個沙子漏完了,燈會滅掉,滅掉的時候,你撥一下,再轉過去,它再繼續漏。它未必是非常日常的東西,但帶來一種非常新的思維方式,他提供了一種可能性,我覺得很有意思。這個也是一個設計,這個也非常簡單,這個都是在舊書上面畫畫。但是他在舊書上畫畫的這種形式,實際上提示了我們什么?提示了我們審美的新的角度。實際上舊書這個載體,它的信息也進入到這個畫當中來了,它也成為我們審美的一部分。所以這些都是現代這個社會日益提出來的,針對審美層面的更多的思考和可能性。

包括3D打印,3D打印不光是制造技術的問題,實際上也是審美的范式。因為它使我們對電腦構造的那種形體,有一個更方便的輸出的手段,它們直接對接了。包括這種圖案,這種圖案完全是在電腦中更容易生成,如果不是這樣的工具,這樣的形式未必產生,或者未必進入我們的視野。實際工具會影響我們的審美思考,影響我們的設計思考。我想3D打印機的普及,最終會影響制造業的格局。當然這個時間到底會多長,不好說。因為整個現代工業的發展,我們也可以用一個簡單的路徑來分析它,或者說來總結它。它就是設計的民主化,在不斷地走向深入。

大工業時代的有沒有民主?也有。大工業時代的民主是一種商業民主,消費行為本身在投票。但是,到了這個技術發展的再下一步,我想不光是消費行為在投票,實際上設計師的個人的主動的思考,在里面將占據更主要的部分。因為制造的門檻在降低。作品成為現實的可能性大大增強。

這是我們現在生活的世界,我們日常的接觸的界面在外面這一圈,紛繁的品牌,讓我們認為我們有很多選擇。但實際上在這個品牌的背后,我們知道實際上只有幾個大的制造集團,幾個寡頭。現在的社會實際上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資本壟斷社會。我們所謂的自由,看上去自由,實際上是操縱在這些財團手里面。所以從這個角度講,我覺得3D打印提供未來的一種可能性,仍然是值得期待的。

 

\

 

最后我想講幾個案例,來表明我們認為的更理想的設計師的一種態度。我認為,設計師作為這種可能性的相應被動反應,這種被動反應之外,設計師應該有主動選擇。設計師應該對現實問題有綜合判斷,并且對社會創新有投入。我覺得這個是審美的第三個層次。審美的第三個層次是什么層次呢?就我個人認為,不是可見的形式的美,是看不見的美。現在大家一起來看一個案例。這兩個作品是我們雜志剛收到的一個作品,投稿投來的兩個作品。我覺得反映了兩種思路。一個思路,左邊的這個,是為自閉癥兒童所設計的繪畫的架子。他主要的設計出發點,一個是畫板透明,一個是兩面可以同時做畫。這樣就提供了什么?一種交流的可能性。他是從自閉癥兒童的立場來設計這個產品的。右邊的這個,我覺得也不是做得不好,做得也可以。這個是為一個川菜館專門設計的餐具。形式上非常用心,也挺好。但是,我覺得,這兩個作品,不在一個量級上面。并且這個作品,有一個更大的問題是什么?它即使作為一個餐館用的餐具也有問題。它不太好重疊的放置。如果都用這個餐具的話,這個餐廳的儲物空間會很浪費,會占據很大,是吧?這就是設計思維帶來的設計結果的區別。

這個作品就非常好,這是斯坦福Design Thinking里面的作品,這是為第三世界兒童設計的一個保溫的襁褓,嬰兒褓。每年有幾百萬的不發達地區的兒童,因為體溫過低而死亡。當這個科學小組接到這個課題的時候,他們一開始認為,是不是只要把醫院的保護箱重新再設計一下,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但是等到他們去實地看的時候發現,不是這么回事。因為真正貧困的地方,根本去不了醫院。所以他們改變思路,最后想的不是做一個保溫箱,而是做一個嬰兒隨時能用的襁褓。他們找到一個熔點為37度的蠟,這個蠟泡在熱水里面就變成液體,然后放到這個小孩這個被后面,塞到這里面,它慢慢放熱,放熱結束的時候,它又變成固體。這是最核心的技術。整個過程能持續三到四個小時。然后再把這個蠟拿出來,再放到熱水里泡一泡,又變成液體,再放進去。這樣可以保持這個小孩一直維持體溫這個溫度上。整個這一套做下來的成本是多少?二十美元。二十美元保證了慈善機構可以大量購買這個東西,并且可以分發到落后地區。這是一個我覺得非常美好的設計。它的美不是因為形式層面的美,它的美是一種善意的美,是道德層面的,是社會關系層面的美。

另外一個很好的案例。這個是深圳南山區的一個項目,叫婚禮堂。因為剛才很多人談到中國人的身份認定問題。實際上中國人的婚禮文化,現在就是身份錯亂的。大量的人不信教,但是到教堂去舉辦婚禮。我已經參加過了我的學生的婚禮,在教堂舉辦。那個教堂生意非常好,一個上午能做四場到六場,都要排隊。甚至有一次我那個學生,不是在教堂,在朝陽公園辦一個婚禮,結果從網上下載了一大篇說詞讓我當證婚人,我一看那個詞,我根本沒法念。我一念的話,就變成我在冒充神父了。這完全是一種錯亂,同時呢,我們婚姻登記的程序是不是又讓人沮喪?我是領過結婚證的人。我領證的時候,還是在街道辦事處,現在到民政局了。這個過程肯定不讓人愉快。所以這個項目我覺得很有意思,不光是建筑師的問題,南山區政府,也值得表揚。他在他們的一個公共綠地里面,專門讓建筑師設計了這么一棟很小的建筑,婚禮堂,這棟建筑就是用來婚姻登記的。你看建筑物有圓形的,中國人的意思就是圓滿,圓形圓滿。然后沿著水池,有一條上升的坡道,這個把婚姻比較積極的一面給它渲染出來。整個實際上是玻璃幕墻,但是外面的金屬格柵,讓它有一種像婚紗的感覺。這個里面的空間,沒有太多可說的,但我覺得它反映了一種關系。

我個人最喜歡的是這張照片。這個可以說在中國首次出現的一個空間,新人們跟國徽在一起合影。我覺得這個空間的設計,實際上就極大的改變了我們的政府和普通民眾之間的關系。我們平時一見到國徽,不是來罰款的,就是來拆遷的,都很可怕。你要總是這種關系的話,你跟政府之間,跟國家之間的感情怎么去建立起來?這個和諧社會怎么建立?但這樣一個空間,讓社會更多的底層,貧窮的人士也可以有一個體面的婚禮的空間。你現在如果去教堂,去朝陽公園,也是有很大花費的。所以我覺得,這個項目實際上不在于具體的設計手段怎么樣,而在于他對整個行為的約束,對行為的描述非常好。所以這是一個看不見的美。

這個是我今年剛畢業的一個學生做的一個畢業設計的選題,雖然是一個學生作業,但是仍然反應了一些思考。北京選的地是這一塊地,這個是首都體育館,這是華賓館,這兩個地段之間的地,選擇這個地段很有意思。這個區域大家看谷歌地圖的話很美好。這邊是紫竹院公園,這邊是動物園。但是,你在這個區域的公路上路過,坐車,走路,路過的時候,你對這個區域良好的空間環境品質毫無感受。這是一個3D模型建構的空間,實際上這個綠島也是不存在的,就是公路。然后我們會發現在這兩個很好的體育運動的空間中間,是一堆亂七八糟的建筑,而我們再進一步看,這就是北京的大院文化。這些建筑實際上分屬于不同的大院空間。國家圖書館是一個大院,這個華賓館是一個大院,首都體育館是一個大院。

為什么會出現這一堆亂七八糟的大院?因為這些建筑在每個大院里面,它都處在一個屁股的位置上面。它都不是門臉,都不是正面。但是如果我們把大院的思維打開的話,這些“屁股”會成為一個很漂亮的“臉”。這個空間會形成一個非常有凝結力的空間。而這個地方每天的交通人流,可能要達到幾十萬人。下面還有地鐵站,地鐵9號線,國家圖書館是終點站,還有地鐵4號線。所以我們的城市如果用合理的眼光去整合它的話,資源其實是非常好的。我們完全可以獲得更好的生活體驗和生活空間品質。

最后我想以這段話來結束。這個是我的學生,他們在做一個展覽的時候,請我寫的一個序言。這個展覽的課題也是我給他們布置的,我讓他們改造一下深圳的羅湖海關。起因是我去香港的時候,我從香港到深圳過那個海關,兩地的落差讓我感覺太感慨了。后來他們也很認真的,自己自發去做這個事情,最后做了一個展覽地。這段話我想基本上能總結我內心對設計師的社會角色的一個定義。

在公民社會中,設計師的社會角色是什么?是涂脂抹粉的美工,還是唯唯諾諾的畫圖機器?是投機取巧的點子大王,還是故作姿態的先鋒演員?都不是,也都可能是。但他們首先應該是合格的公民,知道自己的權利,也懂得自己的責任,用作品闡釋價值觀,用專業技能提升社會生活。當一道關口的兩端出現巨大落差的時候,設計師不去怨天尤人地牢騷滿腹,去調研,去觀察,去思考,拿出自己的提案,設計師不是社會的旁觀者。自我委托的設計師就是社會的改良者,當不完美的現實橫亙在眼前,我們要告訴人們更好的可能性在哪里。行勝于言的人們,圖紙是無聲的宣言。

 

 

 

 

 

【24小時設計論壇背景簡介】

 

 

 

\

 

由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先鋒,引領思維地圖,開啟一個富有創造力的周期,尋找設計的價值根源,塑造設計面向未來的潛力與活力——9月24日,以“加減乘除:設計的覺醒與抉擇”為主題,由北京服裝紡織行業協會主辦、北京盛世嘉年國際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策劃承辦的的2013時尚設計北京24論壇,在北京服裝學院·服飾時尚設計產業創新園智慧啟幕。
   
本屆時尚設計北京24論壇由包含開場演講、自由談、跨越零點、鮮鋒匯、時光漫步與設計沙龍幾個板塊組成的七場演講以及2013北京最具文化創意十大時裝品牌頒獎盛典組成。

 

設計價值觀的覺醒與多元化的探索與碰撞,成為了本屆時尚設計北京24論壇上最鮮明的觀念主張。針對中國原創設計面臨的資金技術缺乏,完整度和可持續性不足,規模化生產能力差,渠道狹窄等現實困境掣肘,論壇嘉賓也給予了切實的回應與灼灼的思考。